内网 中文EN
美国经济:短期强刺激难掩长期困难
2021-03-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高凌云
分享到:

  从2020年第三季度开始,美国经济在多轮纾困方案的强刺激下开始逐渐重启,但仍深受新冠肺炎疫情、消费和就业的影响。不仅如此,美国经济长期存在的部分结构性问题,还在进一步恶化。

  经济逐渐重启 

  目前,美国多项经济数据表现出逐渐重启态势。从整体上看,美联储对2021年美国经济增长的最新预测是6.5%,相比去年12月的预测值上调了2.3个百分点。从细项上来看,第一,生产性活动在升温。如美国2月份制造业景气指数为60.8,非制造业景气指数为55.3,均已连续9个月处于扩张区间,制造业景气指数更是达到了近三年的最高点。第二,消费性活动也在升温。如美国2月份零售和食品服务销售额同比上升了2.4%,也是连续9个月实现同比正增长。

  原因大致有三。第一,美国新冠肺炎疫情趋于好转。疫苗生产、分发、接种工作取得快速进展;防治疫情的物资储备更为丰富,治疗效率也更高,自今年1月下旬开始,美国每日新增治愈新冠肺炎病例多数时间超过每日新增确诊病例。第二,美国推出了多轮纾困方案。2020年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美国财政支出已达到3.3万亿美元,赤字率上升至17%。即便如此,拜登政府仍然推出了1.9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这些无疑为美国经济重启提供了需求支撑。第三,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美联储通过购买资产、延长所购买证券的年限等手段为经济提供了宽松环境。本月17日结束的货币政策会议,美联储仍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继续维持在0~0.25%的超低区间。

  仍深受疫情、消费和就业影响 

  美国经济虽然重启好于预期,但如果进一步观察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消费结构和就业的情况,就会发现美国经济的“亮丽”表现实际上可能是一个假象。

  首先,美国暴发新一波新冠肺炎疫情的风险犹存。目前,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确诊病例正以日均新增6万例左右的速度逼近3000万例,而截至3月18日,美国已完成两剂新冠疫苗接种的人数只有4100万人。而且,新冠长期后遗症患者以及传播性和致病性更强变异毒株等的出现,又给美国抗疫工作增加了新难度。

  其次,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大幅下降。之所以特别强调美国经济目前是重启而不是复苏,是因为重启只需经济活动恢复正常,而复苏还需要重建信心。今年前三个月,美国消费信心指数同比分别下降了20.8%、24.2%和6.1%;消费预期指数同比分别下降了26.5%、22.1%和2.2%;消费者现状指数同比分别下降了27.4%、28.6%和12.2%。美国零售和食品服务销售的小幅反弹,事实上主要是集中在与“疫经济”相关的商品,脆弱的美国消费者仍然不愿参与餐饮、酒店住宿以及各类休闲娱乐等需要面对面服务的活动,而这一类服务性消费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占美国消费者总支出的比重通常超过六成。

  再次,就业市场仍是美国经济重启的薄弱环节。美国劳工部18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13日的一周,经季节调整后的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增加至77万,在近几个月内一直稳定在70万以上,仍是疫情前的4倍左右。不仅如此,疫情后商业活动将出现的变化,可能对部分行业特别是服务业的就业造成永久性破坏。

  潜在长期风险上升 

  相比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的犹豫不决,此次美国政府介入迅速,但也不是没有代价。从长期来看,或将使美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更难解决。

  首先,通货膨胀很难避免。美国长期利用美元的国际储备和结算货币地位向外转嫁危机,因此美国出现持久性通胀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财政刺激方案规模超过产出缺口达到一定程度,美国实际经济增速将超出其潜在经济增速,无疑会加大阶段性通胀的可能性。事实上,反映通胀预期的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今年以来累计上涨逾60个基点,已先于其GDP回到疫情发生前的水平。

  其次,债务负担日益沉重。过于依赖超前消费是美国经济发展的一贯模式,美国财政长期入不敷出。2020财年美公共债务达到21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102%,同期美国垃圾债发行量也创了历史纪录。在此背景下,白宫继续加码纾困和基础设施投资等额外财政刺激,将继续推高美国联邦债务水平。日益沉重的债务负担可能增加财政危机风险,同时削弱国内外市场对美元的信心。

  再次,金融风险不断累积。美国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发展长期脱节。此次美国为应对疫情推出的大规模货币和财政刺激,使资产估值超过了经济基本面所能证明的水平。当前,资产和信贷等市场的泡沫比美国早前发生过的房地产和信贷市场泡沫还要大得多,且更无处不在,可能诱发金融市场发生风险连锁反应。

  最后,社会撕裂更为明显。美国社会长期存在的政治极化、阶级固化、地域隔阂、种族歧视和贫富分化等,既不是短期问题,更不是单纯的经济问题。透过新冠肺炎疫情这面放大镜,这些“痼疾”更明显地呈现出来。

  因此,2021年美国经济能否由重启走向全面复苏,除了疫情防控的成效,其前景还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对自身经济泡沫、债务高企和社会撕裂等长期存在的结构性问题,是否有深刻的反思。只有认清形势、尊重科学和回归多边,才能互利共赢,才能不拖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复苏的后腿。

  (作者:高凌云,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室主任、研究员) 

责任编辑:陈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