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史学研究要“跟着事实和逻辑走”
2022-09-30 来源:《社科院专刊》2022年9月30日总第619期 作者:马维熙
分享到:

  本报讯 9月21日,“晚清史研究名家讲座”第三讲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耿云志应邀作题为“关于中国近代思想史的几个问题”的学术报告。

  耿云志表示,思想史的研究对象主要是思想家、思想者的思想。一方面,思想之所以成其为思想,需具备应对现实问题的针对性,而非胡思乱想;需略成系统,而非散漫无稽的只言片语;需有创新的意义,而非老调重弹。另一方面,思想史研究材料多以文字的形式存在,包括前人遗留下来的著作、报纸、杂志、传单等印刷品,以及日记、书信、地方志、谱牒文献、回忆录、口述访谈录等。凡此,皆需从思想家、思想者的言论著述中获取。至于大众的一般知识、思想和信仰,只要它们同时代重大焦点问题发生关联,也可以成为思想史研究的对象。

  关于中国近代思想史的研究方法,耿云志提出,研究中国近代思想史的一个重要前提是要认识中国近代思想的极端复杂性。近代中国百余年间,面对内部危机与外部威胁的重重压力,国人急欲引入各类西方近代思想作为借鉴,以谋求解决中国的问题。这样就形成近代中国一个特殊的历史现象,即社会(制度)转型相对迟缓而思想转型却非常迅速。西方历经三百余年渐次发展出来的各种现代思想,在中国只历经几年、十几年。

  “面对如此复杂的情况,我们必须努力用谨慎的方法进行研究。”耿云志认为,首先,要弄清一种思想或一种思潮是怎样产生的。思想的产生,或受激于社会现实问题,或因对以往知识系统产生怀疑和反思,或二者兼而有之。其次,要弄清思想自身演变的轨迹。每一种思想皆有其生长、发育、传播及找到信从者的过程。只有追溯思想、思潮的演变轨迹,才能立体、动态地展现其发展全貌。最后,还需弄清各种思想、思潮的纵向与横向关系。这样,就可以确定一种思想、思潮的历史地位和在现实社会中所处的地位。总括起来,思想史最根本的研究方法就是“跟着事实和逻辑走”。

  耿云志认为,近代中国,无论是改革、革命,抑或思想、文化的演进,归结为一点,便是国家和社会的现代化。这个现代化,包含两个基本的发展过程与趋向——就外部关系而言是“世界化”,就内部关系而言是“个人的解放”。很明显,因“世界化”,我们得以分享人类一切进步成果,又因“个人的解放”,每个人的创造性得以充分发挥,则国家社会的发展进步必然更加迅速。“世界化”与“个人的解放”,是晚清以来100多年中一切先觉分子的共同追求。抓住了这两个基本思想趋向,中国近代思想史就有了灵魂。

  耿云志将自己近六十年的科研心得总结为三点。一是要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使命感来从事史学研究工作,探求历史真相,提炼经验智慧,构筑从现在到未来的桥梁。二是要用正确的方法来做学问。“目标产生动力,方法决定成就”,史学研究的重要方法便是“跟着事实和逻辑走”。三是要以好的文字风格呈现研究成果。只有思路清晰,才能文辞清楚。以浅明的文辞呈现深刻的道理,就是“深入浅出”。为此,他推荐青年学者重点阅读《反对党八股》等《毛泽东选集》中的文章,以提高文字表达能力。

  此次活动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晚清史研究室主办,近代史研究所晚清史研究室主任崔志海主持。所内外300余人聆听了讲座。

  (马维熙)

责任编辑:陈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