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春天里,我在军营加入中国共产党
2021-09-24 来源:《社科院专刊》2021年9月24日总第577期 作者:赵智奎(马克思主义研究院)
分享到:

  我的第一份入党申请书写于1970年。当时,我下乡插队已两年多。公社领导给了一个学习机会,让我代表公社知青参加在满洲里市举办的“天津知识青年张勇英雄事迹学习班”。学习班结束后,我回到公社,通过广播、作报告等形式宣传张勇的英雄事迹,并同其他知青们一起讨论。

  此后,我被吸纳进大队领导班子。我一面坚持劳动,一面参加各种会议,还到各小队走访。当时的学习、生活环境十分艰苦,记得有一次入睡以后,火苗从石炕裂缝里窜出来烧着了褥子和被子,我也被浓烟呛醒。那时,我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晚上一定会在煤油灯下学习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的著作,并记下心得笔记。经常在临睡前洗漱时,我才发现鼻孔里都被熏黑了。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我的思想觉悟慢慢有了提高,意志也逐渐坚强起来,要求入党的想法在心中升腾着。不久,我鼓起勇气写下了第一份入党申请书。

  1971年5月中旬,我结束了知青生活,并光荣入伍。我所在的连队当时在某工程工地施工,任务繁重,工作条件艰苦。施工期间,各种考验接踵而至。有一次仓库着火,战友们奋力去扑救,我也冲在前面,爬上房顶扑火。结果木板塌落,我重重跌在了地上,好在只是皮肉划伤了。也是在这个时期,我写了第二份入党申请书。

  1971年冬天,团里进行野营拉练。12月5日,拉练部队来到老爷岭脚下的七道河时已经是中午了。也许因为要翻爬老爷岭,大家都有些紧张,吃不下饭。副连长不允许浪费粮食,动员各班将剩下的高粱米饭背上爬山。我主动背了满满一盆饭,别在背包的后面。老爷岭山势陡峭,我感觉背包越来越重,自己又是机枪手,机枪的重量比半自动步枪重出不少,但我仍然咬紧牙关继续向山顶爬去。就这样艰难翻爬了两个多小时,我们终于爬上山顶。我的表现得到了营领导的嘉奖。

  1972年,我们实施全年军事训练。这一年,我在政治上和军事技术上都进步很快。尤其是轻机枪射击,我在一次夜间实弹射击中取得了十发十中的好成绩,后来还作为射击教员向其他战友传授射击要领和经验。1973年初,我被任命为连队文书兼军械员。正赶上新老兵交接,各种工作应接不暇。为了锻炼雷厉风行的作风,外出执行任务时我基本上都是坚持长跑。1973年3月1日下午,全连举行军政誓师大会。此时,我已担任三排机枪班班长。我带领全班发扬雷锋精神刻苦读书,人人撰写心得笔记并定期检查。我还带领大家苦练杀敌本领,全班投弹成绩平均45米,队列、射击、战术成绩全部达到优秀。在野外泅渡训练中,全班平均成绩2800米。我们班成为全连的标兵班。

  由于在政治思想和军事训练上都取得了较好的成绩,连队党支部认为我已经达到了一名共产党员的标准。1973年4月中旬,军营里春意盎然,我的入党申请在支部大会上被通过。4月21日,营党委会议决定,批准我加入中国共产党。6月30日,营党委举行了全体党员宣誓大会,我代表全营新党员发言。

  1973年9月3日,指导员让我参加团里召开的学习毛主席著作经验交流会。这是对我的鼓励,但我感到很惭愧,认为自己虽然能坚持学习,但在活学活用方面仍做得不够好。1974年4月21日是我入党一周年的日子。我在日记中写道:“我虽然在组织上入了党,但在思想上还没有完全入党,这是一辈子的事情,要努力在思想上入党,要无愧于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

  1975年3月复转地方后至今,我逐渐成长为一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曾先后担任市直机关党总支委员、博士研究生党支部组织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部党支部书记等。自然,其中也有一些故事,这是后话。

责任编辑:张月英